噢门门金沙游乐场:武汉一对父子义务充当“护旗卫士” 街头搜寻破旧国旗自费换新(图)

父子俩与他们准备的新国旗、回收的旧国旗张博涵在一个小区收起破损的国旗□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满达利用闲暇在街头搜寻,只要发现悬挂的国旗有些许破损或褪色,他们会带着自购的新国旗上门,免费帮忙换下,并将破旧的国旗带走妥善保存。家住东西湖区的张潮、张博涵


当前位置: 主页


父子俩与他们准备的新国旗、回收的旧国旗

张博涵在一个小区收起破损的国旗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满达

利用闲暇在街头搜寻,只要发现悬挂的国旗有些许破损或褪色,他们会带着自购的新国旗上门,免费帮忙换下,并将破旧的国旗带走妥善保存。

家住东西湖区的张潮、张博涵父子,从去年夏天开始化身“护旗卫士”,至今已免费更换70余面破旧国旗。

而张潮本人的护旗之路,始于2008年。他曾为了说服商家更换破旧国旗,自购新国旗多次上门劝说,甚至打市长热线求助。如今,他带着儿子再出发,每周花时间去搜寻破旧国旗,既是为了让儿子接受爱国主义教育,也是为了让更多人有爱护国旗的意识。

护旗十三年

张潮今年44岁,咸宁人,从事计算机产品代理工作,一家四口住在东西湖区沿海赛洛城小区。他的护旗之路始于2008年。

彼时,张潮还是一名机票送票员,在汉口青年路一家票务公司上班。每天走街串巷给客户送机票,他有时会看到街边悬挂的国旗褪色或破损,却没有及时更换。

“我之前看到有位深圳网友发了一张图,一面破旧的国旗在风中飘扬,看起来很刺眼。”张潮说,他查询发现我国《国旗法》规定,不得升挂破损、污损、褪色或者不合规格的国旗。于是,他将悬挂褪色或破损国旗的位置记下来,一有空就上门,劝说维护单位更换。

“一开始还是有点不那么理直气壮。”张潮笑着说,毕竟自己不是政府工作人员,担心被人说自己多管闲事。而且许多人是客客气气答应,却不付诸行动。于是,张潮干脆去汉正街采购一批新国旗,亲自送上门去督促更换,效果好了很多。

张潮记得,当时汉口同成广场一公司悬挂的国旗破旧褪色了,他跟公司前台建议更换,前台回复说跟领导汇报。但张潮之后路过发现还是老样子,再次上门劝说也没用。第三次,他带着新国旗找到公司经理要求更换,经理感慨道:“你的觉悟真是高啊。”很快,经理就安排工作人员将新国旗挂好。

一次,张潮发现西北湖一外资酒店悬挂噢门门金沙游乐场的中国国旗边缘有破损,便给礼宾一面新国旗,礼宾答应更换。但几天后,张潮再次路过该酒店,发现旧国旗并没有换下。他给酒店打电话,对方仍是满口答应,但就是不见行动。无奈之下,张潮拨打市长热线投诉,在相关部门督促下,这家酒店才换上新的国旗。

“很多商家和单位只是买新国旗不方便,我送上门去,他们还是很配合。”张潮说。

2010年,随着大儿子张博涵出生,张潮变得更忙,没有时间专门去寻找破旧国旗。但只要自己看到了,都会免费上门送新国旗,督促更换。

上阵父子兵

半年前,张潮决定带上10岁的张博涵,每周定期搜寻破旧国旗,并进行免费更换。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他在疫情期间有所触动。

去年春噢门门金沙游乐场节前,张潮有事回咸宁老家,结果因武汉“封城”,妻子带着两个儿子在武汉撑了两个月,幸亏得到社区工作人员的帮助。

张潮还有个女同学,住在唐家墩,丈夫已故。疫情期间,她和10岁的女儿不幸确诊,住院期间得到了免费救治,均康复出院。“同学的遭遇,让我感受到我们身在一个强大的国家。”张潮说,他决定要为国家做点什么。

于是,张潮到汉正街采购了一批国旗,到了周末,便带着儿子出门,骑电动车穿梭在东西湖区的大街小巷,专门搜寻破旧的国旗并免费更换。

“每周至少要花半天时间。”张潮说,他和儿子搭档,自己从旗杆上取下破旧国旗,儿子接过后小心翼翼地叠起来,张潮则将新国旗系上旗杆,再升上去。

张潮叮嘱儿子,更换下来的旧国旗不能随意丢弃,要带回家,而且叠放过程中不能踩踏,也不能随意放在地上。因此,张博涵每次都格外细心,将旧国旗叠好后再装入塑料袋中。

去年10月,张潮带着孩子们去逛蔡甸花博汇,看到一面小国旗掉落在泥地里,还被人误踩。“其实我本人是有轻微洁癖,当时掉在泥里的哪怕是钱,我都不会去捡。”张潮说,但他还是将这面小国旗收了起来,放进塑料袋带走。

感动身边人

父子俩出门更换国旗,有时也会遭遇误会。

前不久,张潮看到吴家山一处市场悬挂的国旗褪色,颜色都发白了,便找到物业提出帮忙免费更换,对方谢绝了。张潮耐心解释,说自己是志愿者,最后物业只让张潮将新国旗放在那里,由物业自己悬挂。

从市场出来后,儿子嘀咕:“爸爸,他们怎么这样啊?”张潮只好安慰说,对方可能不太了解情况,有些误会。

刚开始接触张潮父子时,在鑫海花城开幼儿园的陈园长也是有防备心理的。那是去年12月11日下午,张潮父子突然上门,说看到幼儿园悬挂的两处国旗旧了,可以免费更换。

“还有这种好事?”陈园长将信将疑,甚至担心张潮将国旗挂好后,找她收费噢门门金沙游乐场。但她看到父子俩很真诚,就请他们帮忙更换了国旗。

“我接手幼儿园才两个月,也没注意到国旗旧了。”陈园长说,当她看到张博涵认真地叠放破旧的国旗时,特别感动,还主动跟父子俩合影。“我姐姐也在附近开幼儿园,刚好打电话过来,听说有志愿者帮忙换国旗,也请他们过去。”陈园长说,张潮父子顾不上天色渐黑,又赶去更换国旗。

张博涵在东西湖区实验小学上五年级,学校旁边有个明珠小区。一次,张潮发现小区的国旗有些破旧,带着儿子更换了新的国旗。

后来,张博涵从小区穿过,门房的大爷认出了他,向他竖起大拇指:“你就是那个换国旗的孩子。”张博涵听了心里美滋滋的。

呼唤同路人

妻子曾调侃张潮:“别噢门门金沙游乐场人周末都是带孩子出去玩,你带他出去换国旗。”张潮却觉得这是对孩子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特别有意义。他还打印了告知书,带儿子到小区各楼栋张贴,提醒大家可以将家中破旧国旗放到小区岗亭,自己会定期回收。

半年多下来,父子俩更 换新国旗后回收的破旧国旗已有70多面。按国家规定,破损污损褪色国旗应由相关部门统噢门门金沙游乐场一回收,并进行集中处理,“绝对不能随意丢到垃圾桶。”张潮说,因为不知道送去哪里处理,暂时存放在家中。最近,父子俩将部分国旗进行清洗、晾晒,又重新叠好放入塑料袋中,以再想办法妥善处置。

“免费更换国旗,我还会带着儿子继续坚持下去。”张潮说,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行为,唤醒更多人爱护国旗的意识。有些人会在国庆节等日子悬挂国旗,但他们可能不知道,也应该保持国旗的干净整洁。

令张潮感到欣慰的是,他上门给一些单位或个人更换国旗后,对方已有及时更换破旧国旗的意识,不需要他再次上门更换了。儿子班主任得知此事后,也表扬张博涵,鼓励他坚持下去。

“儿子还跟我说,要把身边的同学喊过来,跟我们一起去换国旗。”张潮笑着说。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